您当前的位置:食品频道  >  饮料
瑞幸故事了犹未了:陆正耀VS董事会成员 7月谁能赢?
2020-06-28 15:20 来源:成都商报

  股票·29日停牌

  北京时间6月26日晚,瑞幸咖啡(Nasdaq:LK)发布公告,称已决定撤回此前听证会的请求。另外,纳斯达克法律总顾问办公室已通知公司,股票将于2020年6月29日开市时停牌。

  由于之后两天为周末,这也意味着6月26日是瑞幸咖啡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在触发了6次熔断后,最终数字定格在了:1.38美元/股,3.47亿美元市值。相比巅峰期的51.38美元/股、逼近130亿美元的市值,现在的瑞幸只剩下当时的零头。

  门店·将正常运营

  6月27日,瑞幸咖啡在官方微博发声,称在国内消费市场方面,瑞幸咖啡全国4000多家门店将正常运营,近3万名员工仍将一如既往的为用户提供优质产品和服务。

  宫斗·公开透明化

  即便退市,瑞幸的故事也还没有结束。6月26日晚,除了上述公告外,瑞幸还披露了多份互相矛盾的公告。一份公告提出表决议案,一份公告则建议对该议案投反对票。瑞幸内部的斗争似乎正在公开透明化。

  主动放弃听证会

  相当于已经放弃“最后的挣扎”

  根据瑞幸昨晚发布的公告显示:

  早在6月24日,瑞幸已通知相关方面决定撤回听证会的请求,并且不寻求撤销或搁置纳斯达克将公司退市的决定。所以,纳斯达克法律总顾问办公室已通知公司,瑞幸的股票将于6月29日开市时停牌。

  此前,瑞幸自曝财务造假、虚增22亿元人民币的交易额,随后,瑞幸先后两次收到来自纳斯达克的退市通知。

  在5月15日第一次收到退市通知后,瑞幸曾计划按照要求举行听证会。

  “听证会给了瑞幸一次机会。从理论上来讲,如果能够成功地说服纳斯达克的听证委员会,它还可以保留上市资格。”北京郝俊波律师事务所律师郝俊波曾告诉红星资本局。

  听证会原计划在6月25日举行,但是瑞幸在听证会的前一天放弃了这个机会。郝俊波认为,瑞幸取消听证会,相当于已经放弃了进一步挣扎,接受了不得不退出美国资本市场的现实。

  6月26日晚,上述消息一出,瑞幸的股价当即受到了影响,股价和市值最终定格在了1.38美元和3.47亿美元。

  董事会内斗公开化

  表决罢免VS反对罢免,谁罢免谁?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虽然瑞幸正面临着退市的危机,董事会却似乎出现了裂痕。

  6月26日晚,一份由瑞幸董事长陆正耀签发的文件显示:瑞幸将在7月5日在北京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表决议案包括免除邵孝恒等4人的(独立)董事职务,并增补2名独立董事。

  同时发出的另一份公告声称:董事会建议投票反对罢免邵晓恒的提议,因为邵晓恒目前担任特别委员会主席,这可能会干扰正在对董事会成员进行的内部调查。

  上述提及的特别委员会,是指瑞幸2019年财报在审计发现问题后成立的专门委员会,负责调查内部问题。正是由于特别委员会的初步调查,瑞幸财务造假的事情才会浮出水面。

  根据瑞幸此前的公告,特别委员会由3名独立董事组成,他们分别是邵孝恒、濮天若和庄伟元。其中,濮天若在6月19日因个人原因已提交辞职信。

  如果陆正耀提出的表决议案通过,那邵晓恒也将离开,特别委员会将只剩下庄伟元一人。

  不过,陆正耀的表决议案显然不会有那么容易通过,董事会正试图在7月5日之前推翻陆正耀的“统治”。

  同一天发布的公告显示,在7月5日的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前,瑞幸首先会在7月2日举行董事会会议,商讨罢免陆正耀董事长一职。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一份公告中,瑞幸的董事会/特别委员会似乎在暗示陆正耀曾参与财务造假一事,并且不配合调查。

  “铁三角”破裂?

  两场会议 将决定瑞幸的终局

  看来瑞幸咖啡即将退市,远非故事的结束。从目前的状况来看,瑞幸内部主要分为了两派,一派以陆正耀为首,另一派是以特别委员会为中心,仍在推动调查瑞幸财务造假事件。

  7月2日,瑞幸的董事会将会率先举行董事会会议,商议罢免陆正耀一事。根据公告中的措辞,大多数董事都同意罢免陆正耀。

  而到7月5日,根据陆正耀签发的文件,瑞幸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表决议案包括免去他自己、邵孝恒、黎辉和刘二海等4人的(独立)董事职务,并增补2名独立董事。

  有接近瑞幸咖啡的人士向媒体表示,“陆正耀是大股东,他提名两个新独董然后自己离任,实际上对于陆正耀自己没什么影响。而4月造假曝出后推动调查的刘二海、邵孝恒以及外部董事黎辉都被洗掉。”

  此前,黎辉、刘二海和陆正耀曾被外界称为“铁三角”。黎辉和刘二海先后通过控制的资本参与了陆正耀旗下神州系和瑞幸咖啡的投资上市过程。

  公开资料显示:刘二海在君联资本、黎辉在华平资本时,两人所在的资本就曾投资过陆正耀实控的神州优车;在瑞幸咖啡成立后,刘二海实控的愉悦资本、黎辉实控的大钲资本都参与了瑞幸咖啡的前期融资。

  有知情人士向媒体表示,黎辉、刘二海在接到安永提交的瑞幸造假报告后,支持将结果公诸于众,并支持邵孝恒领导独立调查委员会详查造假原委,这些均与陆正耀意见相左。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陆正耀提议增补的独立董事分别为曾颖和杨洁。从公布的履历来看,两人此前与瑞幸咖啡均未有交集。

  “从法律上来看,这些职务的罢免与否应该按照公司的章程来进行的,外人不好判断,也不了解他们具体的情况。如果是按照章程进行的,产生争议的话,这种民事纠纷可以向法院起诉。”郝俊波告诉红星资本局。

  目前来看,即便双方意见相左,但一方借力董事会会议、一方借力临时股东大会,瑞幸咖啡最终的命运,或将由7月的这两场会议来决定。

  延伸调查

  4千多门店正常运营

  还会有优惠券吗?

  资产会被处置吗?

  在纳斯达克交易市场经历最后一个交易日后,6月27日,瑞幸咖啡在官方微博发声,称在国内消费市场方面,瑞幸咖啡全国4000多家门店将正常运营,近3万名员工仍将一如既往为用户提供优质产品和服务。

  在该条微博下方,“以后就……塞不起券了呗”的评论成为热门评论。

  6月27日,记者走访成都市多家瑞幸咖啡的门店,发现瑞幸咖啡停牌退市的消息暂时没有对实体门店的经营造成影响,仍有消费者排队点单。

  其中,一名店员告诉记者,他们知道瑞幸停牌退市的消息,“不过,目前门店的经营和客流量没有大变化,退市停牌的消息对实体门店的经营暂时还没有什么影响。”

  在回答消费者最关心的优惠券问题时,一名店员表示,以后对消费者的优惠力度肯定会逐渐变小的,“像之前有打一折、两折的券,之后可能就会没有了。”

  同时,记者注意到,目前瑞幸咖啡在国内的经营也存在一定的风险。据天眼查显示,瑞幸咖啡曾将广州、上海、深圳、厦门和成都等多地的部分咖啡机、奶箱和粉仓进行了抵押,抵押金为4500万元。抵押权人是中关村科技租赁有限公司,债务人履行债务期限为2019年3月27日至2020年3月31日。

  如果瑞幸咖啡退市,它将赔偿多少亿元的索赔?资产会不会被处置?

  郝俊波告诉红星资本局记者,除了受损股民提起的证券诉讼外,如果瑞幸存在有其他的债权人,并且向法院提出了强制执行,那么这些固定资产将有可能被分配给债权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瑞幸咖啡能够一直正常运营下去吗?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袁野 杨佩雯 陈应鹏 摄影报道

[编辑:李孟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