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食品频道  >  营养健康
家长们,真的不要再给宝宝喂花生米了!
2020-06-15 14:55 来源:成都商报

  6月12日,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的手术室医生和麻醉师们,度过了紧张担心害怕的一天。

  1岁多的幼儿小诺,在吃花生时不慎将一整颗呛入气管,持续一周。这是一场高风险性的手术,术中,小诺一度生命垂危,血氧饱和度降至30、心率降至50每分钟、口唇脸色发绀……

  “那一刻,我心里只有‘害怕’这两个字,害怕死神夺走孩子……但还是必须冷静下来与麻醉师配合全力抢救孩子……”回想起来,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徐幼依然有些后怕。她提醒家长们,对于坚果类食物,6岁以下儿童一定要谨慎食用!

  幼儿咳嗽一周

  原是被小小花生米卡住支气管

  后怕的不止是医生,对于小诺的父母来说,这更是揪心的一周。

  据小诺的父亲赖先生回忆,危险是一周前,小诺一边吃花生一边玩耍导致的:“当时不小心碰了一下嘴唇,小诺就哭了,一下就呛进去,被一整颗花生哽住了。”虽然很快出现咳嗽的症状,但在当时,家人并未反应过来,还以为是感冒。

  “我们去了社区医院,社区医生说先观察,如果有面部发紫的情况,再送上级医院。”赖先生回忆,随后小诺咳嗽的症状并未好转,便带着去照CT,但由于小诺始终在哭闹,无法配合,CT也照不出来。辗转几家医院后,6月12日,父母带着小诺来到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CT影像显示,一块白色的异物,将小诺的右侧支气管堵塞得严严实实。

  这颗花生米,已经卡住小诺的右侧支气管长达一周,以往自然运转的呼吸,在他的身上正变得愈发艰难。如果这颗花生米发生位移,堵住总气管,他将陷入更为危险的境地。“如果换成成年人,可能咳嗽几下花生米就出来了,但婴幼儿的咳嗽反射能力太弱,咳出异物的可能性极小,尽管小诺一直咳嗽一周,但异物都没有咳出来。对于6岁以下的婴幼儿来说,误吸异物是非常危险的,严重时有生命危险。”徐幼介绍。

  手术一开始就出现严重意外

  万幸最终取出花生米

  这是一场不能拖,同时有着高风险性的手术,6月12日下午,医生们一边安抚孩子和父母的情绪,一边着手准备手术,耳鼻喉科、麻醉科、呼吸科、护理团队迅速集结。

  小诺需要在全麻阻断自主呼吸的状态下进行手术气管异物取出术,在徐幼医生的主持下,下午4时半,手术开始。但让医生们想不到的是,这台手术刚开始,就出现了严重的意外。

  “气管镜刚伸进小诺的气管,还没有看清楚异物,孩子的生命体征就突然发生了急剧改变。”徐幼介绍,不过十来分钟,小诺的血氧饱和度最低降至30、心率最低降至40-50/分、脸色发绀……

  有着丰富经验的徐幼医生,回忆时依然感到后怕:“那一刻,我心里只有‘害怕’这两个字,但必须冷静下来全力抢救孩子……”立即停止取异物的操作,迅速将气管镜退出气管,麻醉师开始紧张吸氧,气管插管,投入到生命抢救中,给肾上腺素、给地塞米松、给阿托品,但小诺的生命体征依然没有明显的改善。心率还在下降,血氧饱和度还在往下降,医生紧急为小诺颈静脉穿刺,继续纠正生命体征,艰难地维持着小诺幼小而微弱的生命。

  徐幼介绍,绝大部分孩子在取出异物时,能够顺利过关,但小诺不幸成为了那一小部分,出现气道高反应的状况:“就像在航空领域,安全便是安全,但一旦出现意外,就面临着艰难的境地。”

  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鬼门关走了这一遭,小诺奇迹般挺了过来,化险为夷。“他的脸色口唇逐渐开始变得红润,血氧饱和度从30%逐渐恢复到50,60,70,90%,心率也从40-50/分恢复到110-130/分。”徐幼介绍,在小诺的生命体征稳定后,医生们又为小诺赢得了取出异物的机会。在气管插管的状态下,取异物变得更加困难,小孩的气管支气管本来就细小,气管插管后操作的空间就更小,只有改用纤支镜,从气管插管内进行,终于成功将堵塞小诺右侧支气管的一整颗花生米取出。

  提醒家长

  谨慎食用坚果类食物!

  6月13日下午,小诺已经脱离危险,离开ICU至耳鼻咽喉头颈外科病房。目前小诺气管支气管还有些炎症,偶尔还在咳嗽,但凶险的异物已经取出,应该很快就能出院。

  徐幼介绍,异物卡住气管的情况在1-3岁的孩子非常常见,这不是个例:“最多的就是花生、核桃、瓜子,其次是米饭、胡豆、豌豆、瓜子壳等。”在徐幼的著作《你的孩子安全吗——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专家告诉你儿童异物伤害那些事儿》中,用30多万字记录了1000多个儿童遭受异物意外伤害的鲜活案例,她总结道:“父母要引起重视,最好的抢救,是不让意外发生。”

  徐幼介绍,在一些国家,法律明文禁止婴幼儿食用坚果类食物。在我国,目前更多是靠宣传、科普:“6岁以下的婴幼儿要谨慎食用坚果类食物,尽量不吃。如果要吃,就不能跑动,不能玩耍打闹。”最后,如果发生意外,家长要尽快带孩子到医院就诊。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王拓 摄影记者 张直

[编辑:李孟秋]